<form id="55vf5"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55vf5"><listing id="55vf5"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  前線,一位女軍醫的英勇抗“疫”
              2020-05-02 17:55:24


            陳紅,57歲,相貌端莊,氣質溫柔而堅強。她是北部戰區總醫院的主任護師, 1981年參軍,是有39年軍齡的老兵。

            今年年初本應退休,命令沒下來,戰“疫”卻開始了,她意識到這是最后一次執行任務了。她說,“在職一天,就是一天的軍人。是軍人,我就應該在前線。”首長批準了她的請戰,并任命她為醫療隊的總護士長。

            2月3日上午9時,陳紅隨隊在武漢下了飛機,放下行李,她跑步直奔火神山醫院。

            17年來,國內外重大“戰役”她都參加了,非典,她去了小湯山;地震,她去了北川;埃博拉疫情,她去了利比亞。她是軍營里的二等功臣,她是全國三八紅旗手,她被國家七部委評為“埃博拉疫情防控先進個人”。這次抗擊新冠肺炎,她再次走上了前線。

            她是盲人老阿婆的眼睛

            2月27日上午,一位盲人阿婆入院。她76歲,沒有手機,不能與兒子聯系。主治醫生為了確認身份,與她兒子接通了視頻,老人家“聽”到兒子之后,心情好多了。剛入院的時候,她體溫最高時是38℃,經過精心治療和護理,三天以后,體溫恢復正常。

            3月6日早上,交班時,護士們對陳紅說,“老阿婆情緒波動較大,經常吵著說她病情加重了,又哭又鬧。”陳紅說:“我馬上過去。”她把防護用品請領完畢,運了整整兩大車,一路小跑回到病房,10分鐘內補充完當天紅區、黃區及各區所用醫療護理用品。然后,快速穿上防護服,走到老人病床前,握著她的手,說,“阿姨您好,今天感覺好些嗎?您行動不便,我來幫助您。”老人緊緊地抓住陳紅的手臂,說道:“我的病情加重了,還在發熱,體溫高,怎么辦哪,我好著急呀……”陳紅說:“您的體溫是在下降呀,病情已經好轉,您千萬不要著急,我們在全力為您治療,隨時都在您身邊,放心吧。”午飯的時間到了,陳紅把飯盒端到她眼前,引導她夾飯夾菜。看她使用筷子吃力,陳紅接過筷子,一口飯一口菜地喂起來。吃完了,陳紅又幫她漱口,然后,安撫她躺下。看她安靜下來了,這才走出房間。陳紅對護士們說:“老人因失明而孤獨恐懼,她用哭鬧吸引大家的注意,有時間,一定要去多陪她,哪怕聊聊天,對她都是安慰。我有時間,就會過來。”從那以后,老人的精神狀態明顯好轉。

            “三八”婦女節這天,陳紅為患者設計一個抽獎活動,老阿婆顫抖著伸出右手,她抽到了護手霜、小蛋糕、中藥香囊、內衣、襪子。她高興地說:“感謝沈陽來的天使,武漢人民記在心里,等疫情結束后,請你們到武漢來玩,我們要熱情款待,回報救命之恩。”

            3月10日,阿婆接到兩天后出院的通知,她高興得連飯不想吃了。陳紅拿起湯勺,對她說:“阿婆,吃好了,才能有勁兒下樓。后天哪,我將您老人家送到您兒子的車上。”阿婆聽了這話,連連說:“那我吃,那我吃!”

            她這樣服侍高齡奶奶

            37床的老奶奶今年91歲。 2月25日,她突然不停地咳痰,但無發熱狀況。只是稍微有些氣短,在金銀潭醫院就診,核酸檢測陽性。在使用阿比多爾治療之后,她的咳嗽減輕,氣短減輕了好多。3月11日,老人家轉到火神山醫院,分到陳紅的病區。高齡奶奶入院后,科室非常重視,給她上了特護,護理組長負責照顧她,拍CT優先排第一,由主任、陳紅還有醫生親自陪同檢查。繼續治療一段時間之后,她的生命體征逐步平穩。

            老人家曾經是醫生,生活各個方面要求標準很高。水盆分3個,每個盆上都貼有標簽,毛巾分臉巾、手巾、腳巾等。陳紅按她的要求,一條一條地做,有求必應。針對她的特點,陳紅制定了周密的護理計劃,每天都要進病區看望她,陪她聊天,抱她到椅子坐坐。老人家經常問“我好了吧,我什么時候出院?”陳紅告訴她:“您快好了,好了,就能出院了。”她聽了,就會微微一笑,很舒心的樣子。其實,她的病情比較嚴重,真的還要治療一陣子。陳紅這樣說,是為了在心理上給老人家一個寬慰。這也是治療。

            3月14日上午9時,陳紅進入紅區,她先來到高齡奶奶床旁,她問道:“奶奶,今天感覺怎樣”老奶奶說:“我兩天沒解大便了,我要起來大便。”陳紅聽了,馬上扶她坐起來,護士端來便盆,陳紅把老人抱到座便上。排便后,又給她洗身體,整理干凈,她舒服了。剛坐好,中午飯到了,陳紅拿起飯盒開始喂飯,先給了勺湯,她說:“咸了。”陳紅問,“兌點開水行嗎?”她點點頭,這樣再喝一口,老人點點頭。接著,喂一點雞蛋羹,老人又說,“咸了”,陳又給她喂點面條中和一下,她點點頭。就這樣,一口湯、一口面條、一口菜,一碗面條吃完了,湯也喝舒服了。吃飽了,老人家犯困,陳紅又給她捶腿松肩,只一會兒,老人家便安然入睡。

            每天,總護士長都是這樣的軍人節奏

            每天早上在住地吃完早餐,陳紅就要坐7時30分的班車去火神山醫院。45分鐘的路程,她的大腦不停地轉——“今天,我都要做什么?先做哪個?后做哪個?”到了火神山車站,這個老軍人就開始向醫院奔跑。

            跑進醫院,陳紅要先到物資庫,把前一天請領的物資拉回去。然后,一溜小跑,去病房把前一天消耗的防護用品補充上,還要把紅區、黃區藥柜請領的藥物領回來送進去。防護用品數量有限,每天要限額供應。所以,她必須每天去領一次。防護用品就是戰友們的盔甲,她一天不領,戰友們就會有危險。每天幾百套防護服、帽子、口罩,靴套、手套、護目鏡等20多種防護物資,要一箱箱地搬,然后一車車地運。只有這樣,才能保證戰友們的安全。陳紅每天都要穿梭于500-600米S形的內走廊無數次,像走在崎嶇的山路上,20公分左右高的門檻共有8個,3個上下大坡,還有施工留下的大坑。然后,還要上樓再下樓,這才能到達她管轄的病區。路程曲折而遠,每次又都是推著滿滿的一大車貨物,這對于一個年近60歲的婦女來說,太吃力了。有時她推不動了,抬不起身來,就只好扶著墻站一會兒,心里不住地對自己說,“陳紅,你是軍人,你就要退休了,這可是你最后一次為人民做事啦,爸爸媽媽當年在朝鮮戰場比現在苦多了,陳紅,你要干好。”90歲的爸爸在視頻里看到她,總是說:“陳紅,你給我往前沖!”陳紅聽了,總是回答:“爸爸,我知道。”丈夫心疼她,她在微信里對他說:“我累了,可我的戰友安全了呀,不怕的。”

            有一次,陳紅從紅區病房出來,大汗淋漓,特別想喝口水,卻找不到一瓶水,正好這時,物資庫通知領水了,她馬上跑去領了30箱,拉了一大車。想著同樣口渴的戰友,她把水裝上了車,向紅區那邊推去。她對自己說:“再渴,也要要挺一會兒。戰友們沒喝,自己先喝了,我就是無恥的。”有的溝坎,實在推不過去,她就蹲下身子用肩膀扛,車子紋絲不動,她只好求助路人。好不容易把水拉倒病區,還要一箱箱搬下樓。終于,她把水送到醫生護士們手里。這個時候,打開一瓶水,喝起來,她感到甘甜無比。

            這個時候,她才發現自己又困又餓。

            作為母親,陳紅很想念兒子。她怕影響戰友們的情緒,常常一個人躲到角落里,偷偷看兒子的照片。2003年春,陳紅去北京執行非典救治任務,兒子小學升初中,一點也沒讓她操心,憑借自己的努力,考上了重點中學。2008年春,陳紅去北川抗震救災,兒子高考,媽媽居然也不在身邊,兒子如愿考上遼寧中醫藥大學。現在兒子大了,有了自己的家,她喜歡打開手機,偷偷看帥兒子。

            圓滿完成任務的陳紅在結束隔離后,已于4月30日回到沈陽,在機場她給了兒子一個大大的擁抱。(帥正新聞、沈報全媒體記者關捷)

            編輯: 徐強

            相關新聞閱讀

            最新高清无码专区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万赏网